此为写文专用号,希望不会太寂寥~

瞎杰宝说一下

大家都是普通人。这个说法是最好的,因此普通人可以有的权利,他们全都有;普通人可以抒发的感情,可以抒发的场合,可以抒发的程度,他们也全都同理;普通人需要受到的道德法律约束,他们也全部同样适用。就酱

七月流莺:

有人私信我提到了最近这个话题,这几天也闹得挺凶,那我就说一下自己的看法,也算给私信我的小可爱的一个回应。
想到什么说什么,我一贯没逻辑自由散漫。

一般这个话题差不多都要以我的一个朋友开头,但是我圈小,人怂,没啥朋友可以举例,身边知道的几个同性恋者都不熟只能远观瞅瞅,当然也没必要特地去搭话,他们也就是俩眼睛一鼻子一嘴巴,就普通人,偶尔有人提到他们会小声惊呼一句他真的是gay吗?然后也没了下文,平常该打球打球,该刷题刷题。
二十一世纪都快过去五分之一了,那种因为同性恋就受到同学排挤疏离,贴大字报骂不要脸的事情至少在我眼里没那么多见。只要不是上了年纪思想比较僵化或者“责任感”非常强烈的老师也不会刻意去嚷嚷什么同性恋是变态这样一看就要被喷死的论调。

社会是相对开明,但也没那么开明。
所谓的开明也大多数是明哲保身式的漠视。
路上有同性情侣牵手接吻,路人见了了不得后天瞅两眼,也不会大张旗鼓地怒斥嗨呀同性恋真恶心。
这一点尤其指上了年纪的一代人,也特指我们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叔叔伯伯三姑六婆。不说那种特别碎嘴子想让人抽一顿的,也不说特别开明的那种。就说一般的家长的看法都是:同性恋?没关系,只要不是我家孩子就行。
同性恋也可以自动替换成打电竞,辍学创业等等等等在他们看来不是正途的名词。
家里放录像新闻栏目诉说同性恋者的处境和社会歧视,他们会感叹几句真可怜,然后如果你说要出柜,差不多就两种结果,一是被打断腿,二是冷处理,避开不谈然后背地里到处找办法给你扭过来。

你想给他们洗洗脑,大谈特谈同性恋平权,敏锐的家长会马上捕捉到关键:你是不是也不学好搞同性恋?(个人经历)
然后就怂了,我小短腿还想留着,灰溜溜跑了,再也不谈这个话题。

那一代人,包括微博出那破新规的决策者,都是在“同性恋是病”这种论调的环境里成长的,对这玩意没法接受是正常的。你能撸起袖子冲上去抽他个耳刮子把人抽醒吗?不能。我外婆现在每天吃饭前都要在老毛像面前呼口号就可知时代的遗病其实是深入骨髓的。
我们能做啥?厉害的人能够站在公众下为同性恋争取平等权利演说奔走呼号。像我这样的怂人,能做的大概也就是至少让自己不歧视,不反对。
不仅是现在的少女时期被那些缠绵悱恻的故事吸引说出的一些没法律效应的诺言。而是在我们变成父母之后也能够充分尊重自己孩子的性取向,至少,不要让我们也变成孩子嘴里“老古董的一代人”。

嗨,说起来还真远呢。看我这哔哔的大多数也就是跟我一样十几二十几岁的小姑娘,就谈论起那么遥远的未来二三十年后的未来了。
就是因为遥远所以不确定性才多,少年时期的喜欢多廉价,就像我小时候喜欢巴拉拉小魔仙立誓长大以后要成为巴拉拉小魔仙的演员(……)
现在都说这玩意脑残玛丽苏,哟,清醒了,跟着大众一起diss它了。这例子可能不太妥当,别在意反正也不是写论文意会一下。
就是因为遥远,所以希望在遥远的未来,我们还能记得现在义愤填膺的心情,用个老词吧,也就是不忘初心。

再就是支持啊咱也别太疯狂太脑残了成吗?这几年没混过圈子,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基腐不分家”“腐女是支持gay的中坚力量”“同性恋才是真爱”“gay可爱蕾丝边恶心”这种说法。
我们再怎么支持他们在论坛上面发小论文在贴吧diss反同者,最后要面对社会压力,面对家长亲人不理解和各种情绪的还是他们自己。我们没有办法替他们承担这些。所以,我们能做的没有那么多,也不是救世主。
嗨呀我也不是站在道德制高点指点江山,就是说一下看到这样论调的一些想法。

哦还有那种“我以后有儿子了一定要把他掰弯让他变成gay”“弟弟真可爱想把他掰弯”这种听起来丧心病狂的说法。我不知道说这玩意的人是开玩笑还是认真,不管是哪种都感觉毛骨悚然的。
还有那些说“gay真可怜以后我要做同妻”的姑娘们。爱惜一下自己好吗?他们不需要你们的可怜,他们也不是弱势群体,他们也就是跟我们一样的普通人。没必要牺牲自己的幸福去成全谁,拯救谁。

社会在慢慢变得开明。
天空也在日益晴朗。
微博这破事是倒退的个例,也没必要diss整个社会什么你国你国的破说法。

还是那句话吧。
我们都是普通人。
同性恋者是,我们也是。
没有谁应该背负怎样的眼光背负怎样的使命。

我个人是个使命感很强的人,看到什么不平事都想去diss一下,但也嘴笨说不出什么有营养的玩意。在以前还喜欢在洋洋洒洒写几篇脱离实际的故事,现在越来越怂。嗨呀,就这样瞎杰宝说一下吧,这篇过后我还是那个写小学生作文的梨子。

评论(1)
热度(160)

© 陌悠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