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为写文专用号,希望不会太寂寥~

人间笔记【第六章·小人钉】下

个人原创BG言情小说,欢迎小红心小蓝手小评论~

严禁转载,严禁借用,严禁商用~

建了个个人读者群:696689245,欢迎各位小仙女来群闲聊,群里也会放我其他的原创作品。仅限小仙女加群哦~

——————————————————————————

     景云一挥手,青烟飘散,大灯亮起,恍然如梦。不管如何,今天晚上的一幕幕慰藉了陆止枢的心灵,就像华教授说的,卑劣在高尚面前就是灰尘,也许一时纷飞,却最终会烟消云散。

      陆止枢沉默了许久,转头对景云示意:“谢谢你!”周景云微微点头随意回了礼。止枢伸手把玩了一下小碟子里还没有烧完的香,还没有开口。

      景云明白他的意思,微笑道:“这叫燃犀。《异苑》卷七有云:晋温峤至牛渚矶,闻水底有音乐之声,水深不可测。传言下多怪物,乃燃犀角而照之。须臾,见水族覆出,奇形异状。通天犀的犀角有白纹如线连通两头,被称为灵犀,生犀不敢烧,燃之有异香,沾衣带,人能与鬼通……”

     止枢看向景云:“先生,我有个请求,你能把这个香卖给我吗?我出多少钱都可以……”景云道:“这个是非卖品……”止枢的眼神中有恳求,秦晚卿不忍,说道:“先生,你再考虑下行吗?他是想……”

       景云打断她:“我知道他想要犀角香做什么……但是,这和我有什么关系?”陆止枢长叹一声,起身和秦晚卿徐夏一起要告辞了,周景云伸手点着陆止枢的额头道:“我得消除你们今天的记忆。”

      陆止枢还没来得及躲,已经觉得脑袋一空。秦晚卿大惊:“你做什么?”景云看她戒备的表情,笑道:“不如这样吧,我告诉你一个关于他的秘密,你还给我今天的记忆?”秦晚卿犹豫了下,点点头。周景云侧首在她耳边说了什么,秦晚卿愣住了,被景云伸手消除了记忆。

       等他们离开了,哈维踱步去了地下室,于瑶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小白喵呜着打了个小小的哈欠窝在自己的软垫上。安歌正在收拾书包,周景云按住了她的手:“已经过了宵禁了,不如今天就睡在这里?我为你留了一个房间。”安歌不知道为什么,也不想拒绝,点点头和他上楼了。

       安歌的房间就在周景云的隔壁,收拾的精致干净,周景云照例点了一炉香放在她床头。周景云熄灭了大灯,对安歌道:“睡吧,我明天早上叫你。”

      安歌点点头,却突然问道:“你今天给秦晚卿说了什么?”

     “嗯?”周景云没想起来。

       安歌道:“就是你消除她记忆时说的。”

     周景云想起来了:“哦!我告诉她,陆止枢和她身上有月老的红线。她大概是没想到,陆止枢暗恋的实在辛苦……”

       他说完拍拍安歌,准备转身,安歌却叫住了他:“所以,你能看到每个人身上的红线,是吗?”

       是这样的吗?他看得到每个人的姻缘,那他能看到自己的红线牵在哪里吗?或者,因为他看到了自己和他身上牵着红线,才5000多年的追寻自己?或者,其实他对自己根本不是那种感情?

       周景云一眼就洞悉了她心里的想法:“安歌,我身上是没有红线的,月老管不了我的事。安歌,你的身上也没有红线。”他漆黑的眼眸太锐利,安歌翻身躺下,把被子拉过了头。她模糊听到被子外面有周景云轻轻的笑,他隔着被子轻轻拍了拍自己,缓步离开了。安歌轻轻咬着嘴唇,脸有点烫。

      昏暗的床灯把燃香的烟影打在墙边放着的书架上,一根纤细的手指挨着划过书脊,终于停到了一本《异苑》上。安歌还穿着睡衣,轻轻抽出那本书翻开,看着看着,她嘴角微微上扬:“还说是因为跟他没关系……其实是怕那医生会死吧……真是的……”

     《异苑》卷七:晋温峤至牛渚矶,闻水底有音乐之声,水深不可测。传言下多怪物,乃燃犀角而照之。须臾,见水族覆火,奇形异状,或乘马车著赤衣帻。其夜,梦人谓曰:「与君幽明道阁,何意相照耶?」峤甚恶之,未几卒。

        三天后,著名脑外科专家华教授的葬礼举行。按照老人生前遗愿:老人的所有书籍笔记和资料全部捐献给中华医学会,老人的全部遗产捐献给Z国医学研究委员会,老人的遗体能捐献的器官全部捐献,其余提供医学解剖,所以这天入葬的只有华教授的一套白大褂。医院为了息事宁人,给予那天闹事病人家属25万元赔偿。

        葬礼当天,B市医护人员自发的进行罢工,在墓园集结致哀。B市甚至连同周边的几个省的所有医院,都不约而同的在大厅竖起了巨幅的华教授遗照。

      照片的下面,有这样一段话:

我将奉献自己的一生为人类服务。

我将给予我的师长崇高的尊敬和感恩。

我将以至高的仁慈和尊严行医救人,病人的健康将会是我首要的顾念。

我将尊重所有病人的隐私,自生命孕育至生命逝去。

我将尽力维护医业的荣誉和高尚的传统,视同事为我的手足。

我将排除年龄、疾病或残疾、宗教、民族、性别、人种、政见、国籍、社会地位或任何其他因素的偏见介于我的职责和病人之间。

我将给予人类生命最大的尊重。

即使在威胁之下,我也不会利用我的医学知识去危害人权和公义。

我郑重地、自主地以我的人格宣誓!

        维护医护人员正当权利,打击医闹,打击一切利用舆论闹事讹诈的运动开始在Z国传播开来。人们将华教授葬礼的这一天定为纪念日,成为“净尘运动”……

作者说:“当鸡蛋和石头碰撞时,我会站到鸡蛋的那一边”这句话曾经是我很喜欢的,仿佛含着圣母一样的情怀。可随着成长,我渐渐不认同这句话了,人是因为无辜才无辜,不是因为可怜才无辜。现在快速的新闻时代,为了吸引眼球,为了所谓和谐,越来越多的“弱势群体”开始道德绑架,进行讹诈。不管你是穷人还是富人,不管你是男人还是女人,不管你是强势还是弱势,任何标签都不能改变对错的标准!

当鸡蛋和石头碰在一起,我永远只会站在真理那一边!


评论

© 陌悠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