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为写文专用号,希望不会太寂寥~

人间笔记【第六章·小人钉】上

个人原创BG言情小说,欢迎小红心小蓝手小评论~

严禁转载,严禁借用,严禁商用~

建了个个人读者群:696689245,欢迎各位小仙女来群闲聊,群里也会放我其他的原创作品。仅限小仙女加群哦~

——————————————————————————

六·小人钉

你知道小人的报应是什么吗?犯贱的手,犯贱的嘴,犯贱的一切都会被钉起来

        徐夏挤在早班的公交上生不如死,隐隐听到后面有争吵和哭泣的声音。职业病,徐夏辛苦的挤过去。原来是一个老人在骂一个座位上的姑娘没有及时给他让座。他骂的太难听,小姑娘已经哭了,小声解释道:“我肚子很痛,真的站不住……前面老弱病残专座上那个男的不是占着吗?你路过他怎么不去找他让座……”老人听到这里,居然突然一个巴掌扇了上去。小姑娘哭的更大声了,周围的人都不忍,却没人敢说什么,毕竟另一方是个老人……徐夏已经到站了,她只能无奈的匆匆下了车。

      “师父,你没事吧!”徐夏刚进办公室就看到带自己的师父一瘸一拐的被另一个刑警扶进来。扶人的刑警吐槽:“怎么会没事?秦姐一个披挂,咱们的嫌疑人直接晕了。不过咱们英明神武的秦姐当然是伤口裂了啊!”徐夏无语:“师父!去医院啊!小李,你也傻啊!”

     秦晚卿其实只有27岁,只不过她已经是刑警重案组的组长了,往来好汉都叫她一声姐。秦晚卿看着自己刚刚开始愈合又被撕裂的伤口,道:“我不去医院!那个医生太龟毛!”这事恐怕不能由秦女王做主了,徐夏招呼众人顶着秦晚卿的威压把人送到了医院。

       “呦!听说你又来返厂修理了?”一个玉树临风的男医生走进诊室,对秦晚卿调侃道。秦晚卿的回答是一个巨大的白眼。陆止枢正在给秦晚卿重新换药包扎,双方都在无声得到互相嫌弃,一个小护士突然闯进来,喊道:“陆医生!14床的病人家属闹起来了,摆了灵堂在大厅,华教授被围住了!”陆止枢闻言吓了一跳,转身就要出去。

      徐夏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臂:“医生,我师父怎么办?”陆止枢转头道:“她的伤不急,我一会儿就来处理。医闹来闹了,我老师被困住了,我怕要出人命!”他又看了秦晚卿一眼,说道:“你不要乱动,不许下地!”秦晚卿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给他,没有理他。徐夏想了一下,松开手,决定跟陆止枢一起去看看。

      “打这个老庸医!!他草菅人命!!”

      “磕头!你给我儿子跪下磕头!!”

       人还没有看到,先听到声嘶力竭的叫喊。急诊科大厅扯着横幅,摆着花圈,尸体就放在担架上放在地上。家属们女人负责撒泼,老人负责痛哭,男人则负责动手动脚,把一个穿白大褂的老人团团围住,互相配合的天衣无缝。

         闹得厉害,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医护人员们只能挨打不敢还手,虚弱的解释着:“病人送来的时候已经快不行了,华教授已经连续抢救了5个小时,确实无能为力啊!”陆止枢快步上前,一把扯开一个揪着华教授领子的男家属:“闹什么闹!再闹我报警了!”男家属更横,唾沫都快溅到止枢脸上:“你报啊!你报啊!!我看哪个警察敢管?!”他边说边指着陆止枢抓着他的手:“哎!他三婶,快拍下来,发微博!找媒体!医生动手了!”

        徐夏斜刺里冲了上来,一把抓住那男家属的手臂一拧,麻利的把他拧到地上:“谁说没有警察敢管的?!我是警察!你们这是聚众闹事,威胁公共安全!如果怀疑有医疗事故,可以提起诉讼,验尸可以提供证据!”

      “验尸?什么?你还要剖了我儿子?!”老太太一声哀嚎,扑上来打徐夏。

        徐夏是真的知道了什么叫做手足无措:面对一个泼妇,还是老人,死缠烂打,油盐不进却沾衣即倒……你能怎么办?!

        华教授终于在陆止枢的保护下有一个喘息的机会,他艰难的站直身体,拉平白大褂上的褶皱,扶正自己的无框眼镜。他银灰色的头发仍旧一丝不乱,没有一丝狼狈。

        老教授祥和的声音不紧不慢,仿佛不是在围殴的中心,而是在大学的课堂:“病人接诊入院时就脑部测试已经没有正常反应了,有接诊时的测试结果为证。我主刀的手术只是寄希望于能延续生命体征,并尝试能否唤起病人的脑意识。手术经历5个小时后,病人心脏猝停而死亡,整个治疗过程没有任何事故。”

      似乎是被这种不卑不亢的气场所震慑,现场有了瞬间的安静。一个男家属突然缓过神来,一把推向华教授:“你说的好听!赔钱!不然我们就不撤灵堂!”华教授猝不及防,被一把推到地上,脑袋磕在坚硬的瓷砖上发出巨大的脆响,有血缓缓漫了出来。陆止枢吓坏了,立刻跪下去去看华教授的情况:“快!来人啊!快!准备急救室!老师已经晕厥了!”

       混乱的抢救长达9个小时,陆止枢从手术室里出来,没有脱手术服,双手上还有大片的鲜血。一出门,就无力的软倒在手术室门口。

       手术门口聚集着很多医护人员,穿着白大褂的人们静静的站着,静静的看着,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离开。他们对望着,竟然像是一种对峙,一种否认现实的对峙,也像是一种蓄力,一种毁天灭地前的蓄力。

      徐夏和小李扶着早就已经包扎好的秦晚卿,走了过来,秦晚卿用脚轻轻踢了踢陆止枢,轻声说:“我听徐夏说了,哎,死医生,现在什么情况?”陆止枢抬头瞟了一眼她:“你已经包扎好了?怎么还没走?”秦晚卿有点尴尬,说道:“额,我想问问情况再说,家属还在大厅没走……”

       陆止枢没接话,秦晚卿犹豫着小声道:“你老师,现在怎么样了?”陆止枢垂着头:“去世了,颅内血管破裂,大出血……脑外科手术,这是老师最拿手的,可是……”徐夏吃了一惊:“去世了?!”陆止枢居然轻轻笑了下:“是啊,成了一个真正的死医生……”秦晚卿心里骤然一痛。

         陆止枢久久没有说话,秦晚卿和徐夏都怕了他的表情,他不知道看向哪里,眼神苍茫,有巨大的绝望和难以克制的悲愤。徐夏犹豫了一下,道:“秦姐,我知道一个地方,不然我带陆医生去坐坐?他现在这样,怕是一会儿要出事。”秦晚卿想了想:“好,先带他离开医院,不然一会儿遇到大厅里的家属,准要出事!小李,你先回组里,这事得调查,你就当是我报案了。徐夏我跟你一起去。”

       陆止枢像个木头人一样,迷迷糊糊被换下了手术服,迷迷糊糊被拉上车,迷迷糊糊下了车。他的脑子完全停滞了,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有。他懵懵懂懂的一抬头,小小的咖啡店,挂着个招牌叫人间。

        人间!人间的悲欢离合,原来这样让人心痛!


评论
热度(1)

© 陌悠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