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为写文专用号,希望不会太寂寥~

人间笔记【第五章·母子劫】下

个人原创BG言情小说,欢迎小红心小蓝手小评论~

严禁转载,严禁借用,严禁商用~

真的没有人来看吗?看了的能不能让我知道你们?快坚持不下去了。。。。


——————————————————————————

      安歌一直很不放心于瑶,隔天她一大早等在于瑶宿舍楼下,一整天都跟于瑶寸步不离。于瑶脸色又白了,就这么一个多星期她瘦了好多。她沉默着,只是做着自己的事情,带着悲伤却又坚决的表情。不知道是不是于瑶已经没有人样了,校园里遇到的所有人都小心翼翼的躲着她,像躲着某种病菌。安歌担心的看着她,试图跟她说话,她却什么也不回答。安歌缠的紧了,于瑶终于开口了,声音嘶哑,几乎听不出原来的样子:“我今晚就要死了,安歌……”安歌皱紧眉头,也不知道怎么办,只有轻声道:“于瑶,你有没有想过……或者,就只有杀了他……”于瑶坚定的摇了摇头,她拿出了了一封信交给安歌:“我没办法!安歌,我家里只有奶奶在了,如果我死了,请你把这封信交给她。我在信上说我要去一个远方的城市创业,信里有我这些年的奖学金和打工费,请你帮我每隔一个月寄一点回去给我奶奶……”安歌已经掉下眼泪了,正不知道能说什么。于瑶突然接到辅导员电话要她去办公室一趟,安歌不放心,跟着去了。

      去了才知道是怎么回事,安歌睁大眼睛看着学校论坛上那几幅大大的于瑶的裸照。于瑶昏睡着,被摆成各种风骚的姿势。辅导员对于瑶道:“你是怎么回事,于瑶?你一直拿着奖学金,是个好学生,现在怎么搞出这种事情来?!”于瑶争辩道:“老师!我是被强奸的!是那个姓王的富二代先迷晕了我!然后和他几个狐朋狗友一起轮奸了我!后来他们用这些裸照威胁我继续供他们玩弄,我不愿意,他才把这些放在论坛上的!”辅导员道:“他强奸你?你有什么证据?”于瑶蓦地被哽住,证据,没有证据……于瑶突然笑的直不起腰:证据……辅导员也被她的样子吓到了,无奈的摇头,低声道:“我也没有办法,于瑶,这件事情闹得大了现在,学校的意思是……你被开除了……”

      天色渐渐有点暗了,安歌死活把于瑶拉去了“人间”。学校已经待不下去了,夜色也已经降临,安歌觉得无论如何,于瑶都只有在人间里才会安全。她脑海里浮现出那个男人的身影:景云,拜托你……安歌和于瑶前脚刚进店,徐夏后脚就闯进来了,一见她们就急忙冲过来,压低声音对于瑶说:“你是被强奸了对不对?你报了案的,结果又去销案了,为什么?”安歌闻言奇怪,徐夏解释道:“今天我无意中发现案件编号错了一个,一般不会这样的,我发现是一桩强奸案,报案人就是于瑶,但是报案人自称误报,销案了。”于瑶轻轻笑了:“谢谢你啊,小警察,谢谢你还惦记着我的事……”她的语气像是在说别人的事情:“是,我报案了,可并不是我销的案,所以你看……”她说着摊了一下双手,苦笑。

      “啪”人间里所有的灯光都熄灭了。顾客们左右四顾,一个低沉的男声传来:“抱歉,各位,小店这就打烊了,全部免单作为突然停电的补偿。”顾客们陆续离开了,现在只是黄昏,店里应该还有些光亮,现在却像被倾倒了墨水一样黑暗。安歌紧张的抓着于瑶的手,她知道这不是什么停电,婴灵要来了,她要尽全力保护于瑶:于瑶是个好人,她没有做错任何事,她不该承受这些!不知道从哪里方向响起了小小的猫叫,渐渐变大,可能听清是婴儿的哭声。徐夏着急了大喊:“你为什么不去找你爹去?是他强奸了于瑶,于瑶才怀孕的!”

      一股冷风不由分说扑了过来,安歌下意识反身抱住于瑶。预料之中的痛苦却没有出现,店里的灯突然都亮了,一声尖锐的尖叫传来。安歌回身看去,首先看到的是一个高大的背影,像一座山一样坚实的挡在自己身前,是周景云。安歌探身去看,通火通明的店中央躺着一个蜷缩着的紫黑色的婴儿,在灯光下仿佛十分痛苦。徐夏和安歌都深深舒了一口气,只有于瑶小声道:“他,他没事吧……”景云道:“没事。”他说着一手一个拉走了安歌和徐夏,坐在一边,继续道:“好了,于瑶,你既然不想他死,那他势必要杀死你。你们可以继续了,只要别伤及无辜就好。”

      看那个厉害的男人似乎真的要袖手旁观,婴灵立刻飞跃而起,小小的手掐住了于瑶的脖子:“嘻嘻,妈妈,陪我一起吧,妈妈!”于瑶绝望的艰难呼吸,不禁闭上了眼睛,嘶哑着说:“对不起,宝宝,对不起!我不能要你!我是被强奸的,如果我生下你,我根本没办法养活你!我没办法给你买优质的奶粉,我买不起漂亮的小衣服,买不了玩具!我无法供你接受教育,我甚至没办法给你上户口!你一辈子都会被别人指指点点,人家都会说你是个私生子!我怎么能生下你!我怎么能让你一辈子生不如死?!”说到这里,她突然睁开了眼睛,直视着那个孩子的眼睛,一颗眼泪滑下于瑶的脸颊,轻轻滴在婴灵的小手上。婴灵缓缓松开了手,漂浮在了半空,看着于瑶,眼神里都是懵懂和疑惑。于瑶缓过一口气,断断续续的咳嗽。

      景云微笑:“有意思!其实堕胎之罪,并不只在母亲,只是婴儿在母体中化育,跟母亲的天然联系总是更为紧密,总是会先去找母亲。”徐夏闻言道:“就是!女人又不是单性繁殖的,凭什么生育的全部风险由女性承担,避孕的全部责任还由女性承担?”景云接着道:“不过也意味着婴灵对于母亲的感情非常敏感,现在这个婴灵已经感觉到于瑶不是不爱他,感觉到于瑶的痛苦和无奈,所以他本能的停手了。”安歌轻轻叹了口气,似乎有安慰也有伤感。

      于瑶哭的伤心极了,她现在几乎失去了一切,学校,名誉,清白……关键是,她现在毫无办法,她甚至无法证明她是被强奸的。于瑶不知道该怎么办,即使今天婴灵没有夺取她的生命,在夺取一个生命的道德重压下,她也生无可恋了。突然一只冰冰凉的小手轻轻擦掉了于瑶脸上的泪水:“有人欺负妈妈……”婴灵懵懂。于瑶隔着朦胧的泪眼看着那婴灵,还没有说什么,婴灵突然眉头一皱:“我知道是谁欺负了妈妈!”于瑶握住了婴灵的小手,明亮的灯光已经照的婴灵的发际有一点灼伤,留下一块暗红色的痕迹。于瑶把他抱紧怀里试图遮挡灯光,道:“宝宝,去转世吧,找个好人家……”婴灵嘟起小嘴轻轻亲了一下于瑶的脸,目光依旧懵懂,好像自己也不知道这一动作是什么意思。于瑶却笑了,婴灵在她怀中化为一缕黑烟,飞向夜色中。

      于瑶软到在地下,安歌走过去扶她坐下:“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于瑶慢慢摇摇头,她也不知道……徐夏安慰她:“没关系,于瑶,我会帮你调查的!”怎么可能,这种案子一般是不可能解决的,更何况这次的罪犯还极有背景,徐夏自己都知道自己是在安慰她。安歌也知道,她默默转头看了看周景云,求助的眼神。周景云一直看着她,收到眼神后一笑。“于瑶,”他温和道:“如果你没有什么别的计划的话,不如在我店里工作吧,我缺个人手。楼上有两间空房,你可以住在尽头的那间。不过我也住在楼上,如果你觉得不妥,也可以自己去租房。你希望多少月薪?”于瑶看向景云:“你,你愿意我在店里工作?先生,你可能不知道,我现在名声扫地,你的店就在XC大学门口,XC大学的学生大概不会希望看到我……我是说,我在这里工作可能会影响你生意。”

      景云看她的眼神依旧像个十足的绅士,没有丝毫的轻慢和蔑视,他道:“我知道那些照片,于瑶,但这丝毫没有什么好羞愧的,该羞愧的是他们每一个人。人体是造物的杰作,性爱是天赐的礼物。强迫,威胁和侵犯隐私才是真正可耻的。可惜人们久居鲍肆而其臭不知,他们没有任何资格轻视你,于瑶,你才是受害者!清白,或者贞洁是个伪概念,人的品德并不靠这个来判定。即使有所谓贞洁,也应当以主观意愿来评判。你很勇敢,于瑶,你懂得把有些生命盲目的带到这个世界才是最大的不负责任,你值得尊敬。”在景云不紧不慢的语调中,于瑶好像终于被卸下了千斤的重担,她埋首在安歌的怀里纵情大哭,似乎想排干所有悲伤的泪水,和自己对自己的厌恶。在景云告诉她之前,她甚至自己都觉得自己肮脏……

      安歌温柔的抚着她的后背,却控制不住去看周景云。她从没有听过这样的言论,充满尊重和博大的温柔。

      三天后电视播出新闻,王氏集团独子死于自己的公寓,没有谋杀迹象,似乎也不是自杀,只有脖子上有两个小小的手印。于瑶在“人间”看到这条新闻,她轻轻把托盘放下,微笑。

作者说:强奸和性骚扰在我国十分特殊。取证困难,受害者通常羞于报警,而一旦事件曝出,人们谴责的目光总是奇怪的围绕着受害者。好像是她们风骚,不守妇道,才招致灾祸。人们谈论她们不再清白,歧视她们,仿佛她们不再是受害者,好像比罪犯还可恶。拍摄什么照片完全是个人自由,而不经允许公开照片才是该谴责的行为!堕胎并不是都是错误,当然这是遗憾的,但是更应该谴责的是不负责任的生育!不要让我们的言论,我们的目光再一次伤害受害者,应该受到惩罚的不是她们!


评论(5)
热度(3)

© 陌悠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