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为写文专用号,希望不会太寂寥~

人间笔记【第四章·三日歌】下

个人原创BG言情小说,欢迎小红心小蓝手小评论~

严禁转载,严禁借用,严禁商用~

真的没有人来看吗?看了的能不能让我知道你们?快坚持不下去了。。。。


——————————————————————————

已经关了的店门突然“砰”的一声被打开,门口却没有人影。大家都吓了一跳,徐夏有点害怕的伸头看了一下:“是谁啊?”只有夜风吹来,没有人回答。小唯有点害怕,急忙走过来躲在后面。还是没有人,哈维颤抖着小声道:“时间不早了,不然,我就先回地下室了?……”只有夜风在吹,隐隐的有些海洋的味道。周景云终于放下了手中的咖啡,瓷器碰到桌面发出清脆的声音:“大公子既然已经来了,就请现身吧。”话音刚落,一位长发青衣的男子就走了进来。来人周身气场非凡,前额隆起,一看就不是人类。小唯明显瑟缩了一下,低声道:“是你……”安歌小声问周景云:“难道这就是龙的大儿子囚牛?”周景云点点头:“是。”

囚牛完全无视众人,三步并作两步走过来,一把把小唯拉出来。安歌一急,伸手抓住小唯的另一只手,对囚牛道:“你要带她去哪儿?”囚牛挥手要打开安歌的手,却被周景云一把抓住了。囚牛眯了眯眼:“放肆!”周景云道:“大公子气势汹汹,来意为何啊?”囚牛看来心情极差,懒得回答,又去抓小唯。

囚牛力大,小唯吃痛不已,安歌情急之下,冲囚牛喊道:“你不是抛弃她了吗?又来找她干什么?!”“你好大的胆子!”囚牛愤怒,手心里冲出一条水龙直冲安歌而来。周景云一步踏出,挡在安歌面前,一挥手,水龙散了型,水落了一地。囚牛怒吼,摇身已化了原型,前额隆起,已经初具了龙的形态,浑身覆满了黄色的鳞片,踏碎了满地的桌椅。囚牛仰头怒吼,外面立刻浓云密布,阴风大作,只有咖啡店这一点灯光,在天地间泼了墨一样的浓黑中似乎摇摇欲坠。

龙之怒,徐夏和安歌只是普通人,被压制的直不起腰,小唯本就是水族,沾了水已经化出了鱼尾,伏在地上瑟缩,几乎昏死过去。跟囚牛比起来,周景云就显得渺小多了,然而他意态闲适,一只手向后一挥,一个玻璃罩子一样的东西罩在了众人身上,一只手往前虚虚一推,庞大的神物居然往后退了好几步。囚牛一惊道:“你是谁?”周景云道:“大公子不如安安静静坐好,说明来意。我本就不想多管闲事,然而人间却也不是随随便便能带走人的地方。”囚牛虽然不认识周景云,摸不清他的底细,但是他好歹是神物,基本的常识是有的,能这样一伸手就挡住自己的定不是凡人。囚牛回了人形,说道:“我来找小唯。”

周景云轻轻挥了挥手,满地的水奇迹般的退去了,满地的桌椅碎片自发的重新装好,恢复原位。他坐下,拍了拍安歌的手背,示意她不用害怕,又伸手指了指自己面前:“大公子坐吧。”有了周大神撑腰,徐夏向来胆子大,鼓起勇气扶起了小唯,对囚牛道:“既然你已经始乱终弃了,何必又要来找小唯?回去结你的婚好了!要是你还有一点良心,就别驱逐小唯,让她能回海里去!”囚牛一眼看过来:“你敢这样跟我说话?!”一个柔弱的声音传来,还带着哭腔:“为什么不敢?”原来还气势汹汹的囚牛,突然住了声,是小唯。

小唯大大的眼睛里都是眼泪,对囚牛道:“那天,你为什么不来?”囚牛沉默良久,道:“对不起……”小唯闻言也沉默了,终于道:“其实,你可以来跟我讲清楚的,殿下……”囚牛道:“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对不起,小唯!驱逐你是我父王的意思,我事先并不知情,对不起!”

事情说到这里,已经是寥落了,大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感情本就是两情相悦,你情我愿,有一方无心,说什么也无济于事。终于安歌道:“那你今天来找小唯是为什么事?”小唯闻言抬头看向囚牛,眼睛里似乎燃起了最后一丝火焰。囚牛道:“驱逐已经取消了,小唯,你可以回去了……”“就只有这件事?”安歌追问。囚牛没有说话,小唯垂下眼帘道:“好,殿下,我知道了……”囚牛叹了一口气:“那,你随我回去吧……”小唯道:“殿下先起驾吧,我想在人间玩几天再回。”她说着,拿出了一颗夜明珠,走上前递给了囚牛:“殿下,这是你忘在我这里的。”囚牛推了回去:“小唯,这是我送给你的。”他顿了一顿,道:“小唯,对不起!我欣赏你,你也让我怦然心动,但是并不是每一段心动都可以成为爱情的,我很抱歉让你遭遇了这些,那天我也想去听你唱歌,但是被父王知道了,我不是有意失约的,也不知道父王下的命令……”

囚牛说完,长叹了一口气,转身往外走。身后突然传来了小唯的声音:“囚牛,你该道歉的不是这件事。”囚牛转身,看到小唯哭了,大滴大滴的眼泪落下来,圆润的珍珠滚了一地。小唯昂首道:“心动是无法控制的,却需要责任。囚牛,你是什么都没有明说,可是《上邪》是什么意思,你不会不懂吧?你会看不出来我的心思?如果你看出来了,你又为什么不和我说明?囚牛,这才是你应该道歉的地方!”囚牛闻言一震,解释道:“我只是怕伤害你……”小唯长叹一声:“世上两情相悦多么艰难,若你不爱我,我又有什么好怨的……我只怨你,只怨你……”小唯抽噎,说不下去了。

只听得周景云悠悠接口道:“只怨你身有婚约,心有所爱,却还放任自己的一时心动!怨你安然享受暧昧的快乐!真是有趣,囚牛,可笑你一个上古神兽,命与天齐,竟然没有一个小小的鲛人心思清明!”囚牛张口欲反驳,却终于没有说出话来,这个神秘的男人一语中的,他无话可说,只好低声再对小唯说了一声抱歉。咖啡馆里恢复了安静,只有低低的啜泣声在飘,地板上散了无数小小的珍珠,竟有种奢华的凄美。没人知道该劝些什么,囚牛开不了口,众人不忍心说,而景云,他不在乎。

渐渐的哭声变小,慢慢停止了,小唯终于止了哭,抬起头来,她干涸的眼睛里没有一丝神采,向囚牛走近几步。她走的很犹豫,最终停下也没有正对囚牛的方向,这下周景云也眯了眯眼睛,微有动容。安歌皱了眉:“小唯,你的眼睛……”景云低声道:“瞎了……鲛人流尽了最后的眼泪,眼睛的神采全部化为珍珠,自然就再也看不见了……她之前,不知道哭过多久了……”

囚牛似乎也愣住了:“小唯你……”他说不下去了,小唯听到他的声音,调整了下方向,那双空洞的眼睛直视着囚牛:“不必再说,我们从此两清了!”她说完,伸手用力一砸,硕大的夜明珠摔在地上,摔得粉碎。

龙子走了,小唯也离开了,小小的咖啡店终于安静了下来,大家都不胜唏嘘。周景云吩咐了厨房的锅碗瓢盆做点点心出来,徐夏叹息:“唉,你说囚牛到底爱不爱小唯?”哈维打个哈欠道:“肯定爱呗,男人自然是见一个爱一个,更不要说龙性本就淫乱……”话还没说完,已经被徐夏一把打在头上:“别把所有男人都想的跟你自己一样!”小白闻到厨房里又飘出了香气,自动自发的走过来窝在周景云膝头,喵呜着道:“小姑娘啊,囚牛呢,既爱他的未婚妻,又爱上了小唯,只是爱小唯没有那么深而已。我以我800年的经验给你说啊,不论人妖神,也不论男女,其实都是见一个爱一个,喜欢新鲜的,人之常情嘛!哎!布丁我要菠萝味的!”

安歌闻言轻轻叹息,却听到周景云道:“他不爱小唯。”“嗯?什么?”徐夏没听清。周景云悠悠道:“连表白都不敢明白说出口的,怎么能算是爱情?见异思迁确实是天性,然而爱情,本来就是违反天性的……”

安歌闻言,看向周景云,终于忍不住问道:“那什么才算是爱情?”周景云看着她微笑,一地夜明珠的碎块把灯光反射出仿佛星河的灿烂,他就坐在这一片辉煌的星河中央,尊贵优雅,仿佛君王,毛色纯白的小猫安静的窝在他膝头。景云声音好像能蛊惑人心,一字一句,坚定而缓慢的回答安歌的提问:“上邪!我欲与卿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卿绝!”

作者说:我一直认为爱情是违反天性的;人性是见异思迁的,永远喜欢新鲜;动物性也要求我们尽可能多的寻求异性,繁殖后代。这就是为什么绝大多数动物都有固定的发情期,可以多次跟很多不同的异性交配。但人之所以为人,就是那么一点点跟动物不同的:责任和忠诚。有了这两个因素,才有爱情。为一个异性心动可能是天性,但是为自己的爱人拒绝暧昧,才是爱情。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也说出来,不要那么多似是而非,爱情才会真正干净。


评论(3)
热度(3)

© 陌悠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