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为写文专用号,希望不会太寂寥~

人间笔记【第四章·三日歌】中

个人原创BG言情小说,欢迎小红心小蓝手小评论~

严禁转载,严禁借用,严禁商用~

真的没有人来看吗?看了的能不能让我知道你们?快坚持不下去了。。。。



《人间笔记》【第四章·三日歌】上

《人间笔记》【第四章·三日歌】下

——————————————————————————

小唯是大海里一条普通的人鱼,一直长到她的青春期,都平凡的不值一提。她没有很多朋友,也没有家人格外的宠溺,她仿佛是这片海洋里最可有可无的一个,自己孤独的活着。她有一片自己的小花园,长着鲜艳的海底植物。小唯平时最大的乐趣就是坐在自己的花园里唱歌。鲛人的歌声美妙,是大自然中最杰出的歌者。有一天,小唯在小花园里唱歌时,一个年轻的男子循声而来,在一旁静静聆听。小唯胆小,匆匆准备逃走,那男子连忙抓住了她的手腕:“你的歌声真好听,你叫什么名字?”“小唯……”

如果小唯知道此后会发生的事情,她绝不会回答,她只会仓皇的离开。然而没有如果,小唯和年轻英俊的公子相谈甚欢,约定第二天还来到这里。那时候的她还以为终于遇到了人生中第一个故事。

小唯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第二天她脱下了朴素的衣裙,换上了一直舍不得穿的漂亮衣裙,细细挽起了长发。小唯游向小花园,看见那位男子已经等在那里了。他安静等待的侧影实在迷人,小唯仿佛听到自己心花绽开的声音。小唯和男子聊了很久,几乎忘了要唱歌,男子博闻强记,似乎有着深厚的素养和完美的贵族礼仪。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深夜了,能透入大海的光线越来越少,男子拿出一个拳头大小的夜明珠放在一边,照亮整个小花园。小唯犹豫着:“不早了,我,我可能要走了……”男子急忙道:“等一下,你今天不是还没有唱歌吗?唱一首歌再走吧。”小唯微微低了头:“你想听什么?”男子轻轻牵起她的手:“《上邪》,唱一首《上邪》给我听吧。”优美的歌声响起,男子深深的看着小唯。那天分别时,男子约好明日还来这里,他说他有重要的话,要在明日告诉小唯。

第三日的小唯早早来到花园,却没有见到那男子。从早到晚,小唯唱了一首又一首歌,男子始终没有来。小唯的歌声悲凉伤感,在小花园上飘扬,她很疑惑:至少第一天和第二天,我们相处的很愉快,不是吗?他对自己没有任何感觉吗?那为什么,为什么要自己唱那首《上邪》?为什么要约自己今天见面?他想说的重要的事情是什么?难道是自己自作多情吗?为什么他约了自己又不来?小唯一首接一首的唱,直到海底又暗了下来,小花园里有柔和的光,他把那颗夜明珠留下了……

“就这样吗?他再也没有出现过?”安静的咖啡馆里,徐夏不禁问道。小唯摇摇头:“没有,他再也没有出现了……”徐夏长叹了一口气:“那你去找过他吗?你知道他是谁吗?”小唯看了看徐夏,缓缓点点头:“是,我知道了他是谁,后来我知道了……也正是因为我知道了,我不能去找他……”“为什么?”安歌问道。“因为那个男人是永远不会跟小唯在一起的,”周景云道:“他叫囚牛,是龙生九子之一,老大。极爱音乐,时常化形极小,蹲在乐器上听人们演奏。你现在还会在一些乐器上,看到他的雕塑。”徐夏吓了一跳:“龙子?!”小唯点了点头,又有两颗珍珠从她的眼睛里落出来:“是的……他是龙子……我唱了三日歌,第三日深夜几个侍卫来宣读了旨意,我被永久驱逐了……”

安歌皱起了眉头:“驱逐?为什么呢?”小唯低着头:“大概……因为他就要大婚了……担心我会妨碍他吧……其实何必,他从没有许诺过什么……”徐夏气死:“他要结婚了?!要结婚了还来招惹你?!”哈维拍了拍徐夏的肩膀:“哎呀,小姑娘,男人都是这个样子的……你呀,too young too simple!”徐夏抄起餐牌打在那个风流的吸血鬼头上。周景云道:“可以理解,龙性本就淫乱……”小唯闻言愈加难过。安歌也叹了口气道:“那你想我们帮你什么呢?”小唯闻言一双水盈盈的眸子望向周景云:“求求你,我知道你不是普通人,我认得你门上挂的铃铛,那天我走进你的店里,铃铛没有响……你能不能帮帮我?我想回家……”哈维看热闹不嫌事大:“小美人鱼,我劝你不要求这位啦,他是不会帮你的,更何况是这种跟整个水族作对的麻烦事……”小唯闻言,终于低下了头。

长久的安静,夜幕渐渐降临了,小唯看了看外面的夜色,终于说道:“算了……我走了……”她一犹豫,对周景云道:“不过,我没有钱付账……”简单一句,无限落寞,围观的众人听到心中都有点寥落了。周景云却没有任何表示,似乎丝毫不为所动,只是轻轻说了一句话,低沉婉转:“那么,就唱一首歌吧,小唯。唱一首《上邪》吧……”

小小的人间里已经没有客人了,舞台话筒后面柔弱的女孩子孤零零的站着,清唱着一曲《上邪》。

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彼时年少轻狂,诺言轻许,誓语轻信,痴心轻赋予……一日歌缘起,二日歌情深,三日歌罢了,隔世是前尘……绝美的歌声悠悠飘扬,连一向打打闹闹没有消停的哈维和徐夏都安静了,安歌觉得似乎有点湿润的空气扑向她的眼睛:唉,自古女子,最怕不过“痴心错付”四个字!安歌不由得看了看坐在她旁边的周景云。所有人都沉浸在小唯如同天籁的歌声中,他却如同在听一首普通的好歌,并没有被蛊惑。似乎是能感到安歌的视线,周景云漆黑的眼珠一转,缓缓看了过来。安歌仿佛被一刺,慌忙移开了视线。


评论(2)
热度(2)

© 陌悠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