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为写文专用号,希望不会太寂寥~

人间笔记【第四章·三日歌】上

个人原创BG言情小说,欢迎小红心小蓝手小评论~

严禁转载,严禁借用,严禁商用~

真的没有人来看吗?看了的能不能让我知道你们?快坚持不下去了。。。。


《人间笔记》【第三章·德古拉】下

《人间笔记》【第四章·三日歌】中

——————————————————————————

一日歌缘起,二日歌情深,三日歌罢了,隔世是前尘

人间的生意一直不温不火,不过这两日却有所好转,即使是这几日有台风的征兆,没事跑来咖啡馆的人也不少。门框上的小风铃一响,往往就是一股伴着海洋味道的风随着客人一同刮进来。热闹起来的原因大概是某个被收留的可怜吸血鬼正在卖艺卖身的缘故。周景云以手支颐,半合着眼坐在咖啡店的一角,伴着钢琴的旋律半梦半醒。小白猫窝在他身边,也眯着眼,享受的很。

洗了澡收拾一新的吸血鬼哈维再不复之前的落魄模样,微卷的深棕色头发一丝不乱,一身修身的英式西装,坐在咖啡厅一角的钢琴前,像是上个世纪流落的王子,只是眼珠有淡淡的红色,像是带了风骚的美瞳。咖啡厅里的小姑娘们都纷纷掏出手机偷拍,有胆大的已经上去搭讪了。哈维得意的在花丛中辗转,眼珠一转,看向角落里的周景云,似是在炫耀。

“风骚!”周景云对面坐着的年轻女子愤恨的低声骂了一句。周景云缓缓道:“你不去公安局上班,又到我这里来干什么?”徐夏一边狠狠的盯着哈维,一边说道:“我不是怕你担心,赶过来给你说吗?我这两天休假。我报告上说是昨晚打了一枪,没打着犯人,然后我就追去了,结果没追到。估计这案子该是悬案了,不过反正真凶已经叫你烧死了,破不了就破不了吧。你放心,我一句关于你的事都没有说。”周景云敷衍的点点头:“是吗,那谢谢你啊。”徐夏一撇嘴:“没诚意!”她眼珠一转,八卦的凑过去问道:“昨天那个女学生呢?”周景云道:“早上回学校了。”徐夏继续问道:“哎,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啊?”她还没问完,周景云已经伸出了一只手指指住了她:“嘘……徐夏,不要再问了!”徐夏不由得住了口。

哈维演奏完毕走了过来,满脸的得瑟,走到一半还不忘回身给女粉丝们一个飞吻。徐夏损他:“呦,卖身愉快啊!”哈维丝毫不以为耻:“我不卖身怎么办?周老板地下室的租金那么高!哎,你发现没?那边角落里坐着的那个美女……就那个长直黑,她已经连续来了两天了,每次都痴痴看着我演奏的样子……嘿嘿……”徐夏鄙视他:“没骨气!风骚!”哈维施施然坐下,拖过一杯番茄汁喝:“骨气又不能吃……”说着他得意的看了看那些仍然把目光投注在他身上的女顾客,接着道:“再说我可是莫扎特亲自教过的人呢!熏陶一下这些凡人正是我高尚情操的体现。”周景云抬眼看了一眼他,道:“是吗?那莫扎特也会弹错他自己写的曲子吗?第五和第二十八小节?”徐夏一下子笑了出来,哈维也不敢顶嘴,蔫儿了。

店门被推开,安歌走了进来,向着他们走来。周景云站来了接过了她的书包,替她拉开了椅子。安歌轻轻吸了一口气,她看到周景云莫名的有点局促,她说:“你有时间吗?我想,我想跟你谈谈……”周景云一笑:“随时,安歌,对你我永远有时间。”徐夏和哈维都震惊了,鸡皮疙瘩起了一身。周景云毫不在意别人,只对安歌说道:“要换个安静点的地方吗?去楼上好不好?”安歌点点头。

二楼的阳台,周景云和安歌面对面坐着,周景云给她端来了一杯茶,安歌喝了一口,不知道是什么茶,很好喝。周景云说:“昨天休息的还好吗?你想跟我谈什么?”安歌点点头:“昨天谢谢你!”她犹豫了一下,接着说道:“其实我很困扰,周先生……”“景云,”周景云打断她:“叫我景云。”安歌道:“好吧,景云。我们到底有什么渊源?我希望你能告诉我,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以何种心情何种态度。”景云微笑道:“任何你觉得舒服的方式就好……”安歌道:“所以说你是绝对不会告诉我了是吗?”景云无奈的道:“何必执着呢,安歌?我不想告诉你,因为我不想你因为那个你并不记得的自己而受到任何影响。你明白吗,我不想定义我们的关系,你可以选择任何你希望的方向来发展。”安歌沉思了一下,道:“如果我执意要知道呢?如果我自己去寻找答案呢?”周景云对她摊开双臂,笑道:“当然,你可以随意……”

周景云和安歌下楼来,正看到风骚的吸血鬼在进行安可演奏,安歌轻声说道:“他弹得真好听……”周景云闻言低头看她:“喜欢吗?我弹一首给你听好不好?”安歌忍不住点点头,年轻的咖啡店老板坐到了钢琴后,骨节分明的手指在琴键上跳动,一段轻快明朗的音乐流出。

那音乐很简单轻松的感觉,却极美,安歌静静听着,突然有个小小的声音跟着音乐哼唱。没有歌词,只是哼唱,那声音极干净澄澈,唯有昆山玉碎,香兰泣露才可比拟。小小的哼唱直到钢琴声停下,店里的所有人都久久回不了神。安歌下意识去找那个声音,原来是坐在角落的一个年轻女孩,纯白的裙子,垂顺的长发披在腰际。

良久,众人才慢慢回神,店里又重新热闹起来。周景云从钢琴前起身径直坐到了那个女孩的对面,女孩显然瑟缩了一下,怯怯道:“有什么事吗,先生?”周景云微笑不变,说出的话却惊人:“有何贵干啊,人鱼小姐?你已经来小店坐了两天了,你应该知道这不是鲛人应该呆的地方吧。”小人鱼吓了一跳,压低声音道:“你怎么知道我是人鱼?”周景云轻轻敲了敲桌面:“本着鱼道主义精神,我提醒你一下:鲛人对于人类来说是很难得的财富,如果你不想被抓起来天天被打着哭珍珠出来,听到再好听再喜欢的音乐都不要唱歌了。另外,用餐完毕就尽快结账走吧,我养的猫闻着这么浓的海鲜味都快要炸毛了……对了,你有钱吗?”他说完就起身要走,人鱼小姐却一把抓住了他的袖子:“等等!先生!求求你,帮帮我!”

周景云甩开她的手:“我脸上写着“雷锋”两个字吗,小姐?”一开始就围观的徐夏和哈维已经习惯了周景云这种铁石心肠,柔弱的人鱼小姐却没有见识过,她一垂眼帘,落下两颗泪来,砸在桌子上变成了珍珠。安歌不由得安慰她:“别难过,你再哭别人都看过来了!不然你说说你遇到的麻烦?也许我们能帮忙,至少你说出来心里要好受些……”周景云看了安歌一眼,重新坐了下来,挥手设了结界。老大表态了,围观的众人都纷纷落座,等着听故事。人鱼小姐胆子很小,犹豫了良久,怯生生的开始叙述。


评论
热度(1)

© 陌悠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