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为写文专用号,希望不会太寂寥~

人间笔记【第三章·德古拉】上

个人原创BG言情小说,欢迎小红心小蓝手小评论~

严禁转载,严禁借用,严禁商用~

我年末真的快要累死了。。。。真的没有人来看吗?看了的能不能让我知道你们?

人间笔记【第二章·九命猫】下

人间笔记【第三章·德古拉】中

——————————————————————————

我不要忘记你

周景云坐在靠窗一边的座位上,接近黄昏的人间正是最热闹的时候,不过这几天生意大大减少了。周景云玩着一枚硬币,硬币在他指尖跳跃。他旁边的小桌坐着一对情侣,女孩说:“走吧咱们,再过一会儿天就黑了!”“急什么?一会儿我们去K歌吧!”“不行,现在门禁可严着呢!你不知道吗?昨天又有一具尸体被找到了,太吓人了,天黑了我就不敢回去了!”“怕什么,我送你回去。”“不要,我们还是现在回去吧。我听说那两个死去的女生的血都流干了,可吓人了!你看现在还有几个人留在外面的?”

小情侣小声谈论着,一只小白猫窜到周景云对面的沙发上,端坐着。周景云敲敲桌子:“爪子干净的吗?别踩脏我的椅子。”小白猫抬起一只前爪伸给他看,干净的。邻座的一个小姑娘看到了:“哇,好乖!她好像能听懂人话呢!”小白猫眯了眯眼睛,扭过头去:哼,愚蠢的人类!

周景云抬手摸了摸小白猫的毛,慢悠悠的说:“天已经晚了,你不回学校吗?最近可不太平。”小姑娘一笑:“我早都毕业了好吧!我叫徐夏,是个警察!来查案的。”“哦。”周景云丝毫不上心,抱了小白猫就要走,徐夏赶快拉住他:“哎,你等一下啊!我还有话没说完!”“你想问什么?”周景云依旧懒洋洋的。徐夏说道:“你最近有没有发现什么不同寻常的事情?”“没有。”“那你有没有发现什么不寻常的人?”“没有。”徐夏无力的摊在桌子上:“拜托!你配合一点好不好!”周景云继续揉着小白猫的脑袋:“我哪里不配合了?你问的问题我都回答了。你要是查案就去学校吧,我这没有你要的线索。”徐夏却没有动,神色十分犹豫:“可是我不敢去……”

正常人这时候都会问一句为什么,谁料周景云完全不care,起身准备走。徐夏没料到,赶紧去拉周景云:“哎!你怎么不问我为什么啊!”周景云不动声色的挣开她的手:“我完全不好奇。”徐夏低声说道:“你不觉得这几次案件的死者死的很奇怪吗?”周景云手指没停,小白猫被他摸的舒服的眯着眼:这个凡人倒是敏锐。景云饶有兴味:“哦?怎么奇怪了?”徐夏小心的看了看周围,小声说:“好像是吸血鬼德古拉吸干了他们的血……”周景云一勾嘴角,笑了。徐夏不服气:“你不相信有吸血鬼?”“没有。”“那你笑什么!”“我是在笑,德古拉只是小说中的吸血鬼形象。事实上,吸血鬼祖先是该隐,到第三代吸血鬼上古者分化出十三大姓氏,从没有德古拉这一个。”徐夏猛地坐起身子:“你知道的好多啊!”周景云坦然接受了称赞:“你还有事吗?要是吃完了就快点结账,我好关门去睡觉。”徐夏四下一望,果然店里都没人了,外面的夜色愈加黑,她更加害怕了:“哎,你能不能陪我去学校里看看?求你了!”周景云看着徐夏眯了眯眼睛,徐夏身上浮起了淡淡的一层旁人看不到的温暖白光:这个小姑娘年纪虽轻,却依旧积了些功德。他想了一下:“劝你,跟同事换一下,别管这个案子了。”他转身抱着猫上楼了,声音遥遥的飘下来:“没事就结账走人吧,勿谓言之不预也……”

徐夏撇了撇嘴,结账出门了。她拢了拢衣领,枪在腰间的枪托里给她信心,她深吸一口气,走在空无一人的校园小路上。“加油!一定要查出线索来!让他们瞧不起我,不派我出现场……”因为这几天的事情,天黑以后,学校里就完全没有人呆在外面了,安静的似乎都能听到自己的脚步声。徐夏的呼吸很重,她控制不住。“啊!”一声惊恐的惨叫划破了夜空,尾声呜咽,似乎被吞在了肚子里。徐夏吓了一跳,下意识要往外逃,才走了一步,就强制自己停了下来。她深呼吸,拿出手枪来子弹上膛,向前平举,往声音的方向走。

徐夏在草坪的深处发现了那个女孩子,瘫在地上,衣襟上都是血。她赶忙几步走过去,手指搭在她脖颈边,已经没有脉搏了。她一边打电话通知警察,一边对尸体做初步的检查。女孩子细嫩的脖颈上,赫然有两个犬牙咬出的洞。徐夏身子一软,瘫坐在地上:“难道真的是吸血鬼?”

“倏”的一声,一个黑影略过,徐夏吓了一跳:“啊!”她快速抬手朝黑影打了一枪。显然她的基本功很不错,这仓促间居然打中了。“额啊!”黑影摔落在地上,是一个瘦高的男人,子弹正中他的胸口。徐夏有点惶恐,毕竟她并不是故意要打死人的。可是惊人的一幕出现了,男人缓缓伸手从胸膛上抠出了子弹,伤口迅速愈合,男人一双眼睛居然是血红的,扭过头来冲徐夏发出低吼,露出尖尖的犬牙。徐夏吓了一跳,又颤抖着举起了手枪。男人咧嘴一笑:“那个对我没有用,人类!”他缓慢的站起身来,一步一步朝徐夏走来。徐夏鼓足全部的勇气控制自己不后退,拿枪的手却不住的颤抖。男人笑了一下:“很有勇气啊……”徐夏大声道:“不许动!我已经报警了!警察马上就来!我不管你是吸血鬼还是别的什么东西,你只要敢谋杀,我就不会放过你!”男人闻言停住了脚步,苍白的脸上浓眉一皱:“谋杀?!什么鬼东西?吸血鬼也是有鬼权的,你别随便污蔑鬼啊!”这是什么走向?吸血鬼倒是义正词严的委屈了?!徐夏愣住了。

“救命!”好像有人在呼救,是个女孩的声音。徐夏一惊,那吸血鬼听到了这声音转身就要走。徐夏情急之下居然一把抓住了他冰冷的手,卡的一声用手铐把他和自己铐了起来:“你敢走?!休想逃!跟我一起去看看!”吸血鬼震惊了:“什么情况?!喂!我是只吸血鬼啊!给我应有的尊重好吧!”徐夏才不管,拉着他往声音传来的地方跑去。吸血鬼吱哩哇啦的乱叫:“我不去啊!那是一个老怪物啊,我可打不过,会死鬼的!!”徐夏怒其不争:“拜托!你是个吸血鬼啊!!你能不能有骨气一点啊!”转眼已经看到了呼救的人,一个披着披风的高大男人掐着一个女学生,已经低头靠近了她的脖颈。那披风漆黑如最深的子夜,被夜风吹拂,露出的里料却鲜红如血,那男人听到有人来的声音回过头来:“又来了一个?看来今天我要吃多了……”声音似乎是从远古的坟墓里透出来的,徐夏经不住瑟缩了一下。那男人对徐夏身边的那个吸血鬼说道:“看好她,我的后裔,一会儿我再取她的鲜血!”徐夏看着身边的吸血鬼不敢直视那男人的眼睛,低头臣服。徐夏现在才算真正感受到了刺骨的绝望:吸血鬼,还是两只……我命休矣!这世界上就要失去一个正直勇敢的好警察,还是一个见过吸血鬼的警察……


评论
热度(3)

© 陌悠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