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为写文专用号,希望不会太寂寥~

人间笔记【第二章·九命猫】下

       

个人原创BG言情小说,欢迎小红心小蓝手小评论~

严禁转载,严禁借用,严禁商用~

人间笔记【第二章·九命猫】中

人家笔记【第三章·德古拉】上

——————————————————————————

      小白猫坐的端正,缓缓说道:“周先生知道,我已经有了800多年的修为,原来也早就修成了人形,但是落得现在这个地步,是因为我遇到了一个人。我还没有修成人形的时候,是一只流浪猫,有一个小女孩叫小林的时不时的会给我一些剩饭,我才能活下来。小林命中有劫,本该被继母打死,是我舍了一条命救了她。可惜逆天之行是要承担后果的,天命难逃,小林随后又有两次差点丢掉性命,都是我舍了性命救了她。结果之后的天劫我都逃不掉,又被雷劈了几回。到现在,我就只剩两条命了,平时都用原形,免得浪费法力。我是7天前才遇到这一世的小林的,她这一世居然在街上乞讨,而她在再一次见到我的时候,居然又把自己讨来的东西又分了一半给我……小林是我见过最善良的人。她不是为了什么而行善,善良是她的本能。但天道其实并没有什么善恶轮回、因果报应吧,不然为什么每一世的小林都是个好人,却每一世都不得善果……”

       “小林每天都要挨打,如果她没有讨到足够的钱交给那个把她拐来的男人。昨日晚上,小林又被暴打了一顿,我看她印堂发黑,死气凝聚,魂魄不稳。我知道,再这样下去,小林就命不久矣了。我想帮她,可是我现在这个样子,也没有任何办法。”小白猫一双湛蓝的眼眸看着周景云:“周先生,你能帮帮她吗?”

       周景云无聊的打了个哈欠,再次站起来,想去楼上去小憩一会儿:“不能。”“为什么?!周先生,对你来说根本是举手之劳!”“是举手之劳,可是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她善良或者邪恶,和我有什么关系?”小白猫被噎住了,却也无话可说,气愤的转身跳下桌子,跑出店里了。周景云看着小白猫的身影消失在街角,低声嘀咕了一句:“有什么可救的?她本该应一次劫,你却偏要阻挠,她只好世世受苦,直到应劫完成……你以为你在救她,焉知不是在害她?倒要去怪天道不公……”

      傍晚的时候小白猫窜了回来,一身的脏毛,还沾了血。它一步窜进了店里,止步回头去看,一个浑身脏兮兮的小姑娘跟在它后面,却在店门口踟蹰,不敢进来。小白猫回头冲她“喵”的叫了一声,小姑娘还是不敢进来。背后已经冲过来了一个男人攥住了小姑娘的手臂:“你还敢跑?!快走!跟我回去!!”小白猫反身回来咬住小姑娘的裤脚想把她拉进店里,小姑娘尽可能把自己缩起来,男人的拳头纷纷落在小姑娘的背上。小白猫突然呲牙低吼了一声,几步窜上去,咬了男人一口。

      正打闹间,店内传来低沉的男声:“来者是客,请客人进来用杯咖啡吧。”小白猫闻言松了口气,小姑娘下意识一脚踏进了店里。男人要追进来拉那小姑娘,伸出的手上却一疼,猛地缩了回去,像是被谁砍了一刀。灯光昏暗的店内缓步走出来刚刚出声的男人,正是周景云。他倚着吧台,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给那小姑娘指了一个位置,转头吩咐纸片服务员:“给这位年轻的女士一杯热可可。”小姑娘从没有被这样和颜悦色对待过,有点傻愣愣的坐下了。她衣不蔽体,浑身伤口和血痂,瑟瑟抖动着。周景云一扬手,一件放在旁边的他的外套被抛了过去,正好盖在小姑娘的身上。门口的男人气急败坏,要追进来,却死活进不来。店门明明是敞开的,却像有透明的玻璃挡在面前一样。周景云对他曼声道:“先生可以离开了,这位女士现在是人间的客人了。”那男人在外面破口大骂:“你管得着嘛!那是我闺女!我愿打愿骂和你有什么关系?!”周景云伸手挥了挥,外面的男人就像是被消音了一样,只能张嘴,却再说不出一句。周景云缓步走过去,盯着那男人的眼睛道:“滚吧。”门外的男人也不知道是中了什么邪,呆愣愣转身走了。

      小姑娘看着这一幕,满脑袋问号,小白猫却明显松了一口气,从角落里滚出来,开始不急不慢的舔刚刚被弄伤的地方。周景云挥手结了结界,冲着小白猫说:“小白,去把自己收拾干净,你要是再敢把麻烦带到我的店里,我就剥了你的皮。”小白一抖,可怜兮兮道:“我是逃的时候慌不择路而已……”周景云瞟它一眼,小白低了声音:“好吧,我是故意把小林引来的,不然她就要被打死了……”周景云伸手点着小白的脑门:“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小林吓坏了,指着小白:“你,你,你会说话?!”周景云道:“是啊,它是一只猫妖啊。”小林一惊,差点从椅子上滚下来,周景云接着道:“你有什么可怕的?这只蠢猫为你已经搭上了七条命了,你还担心它害了你不成?”“什么?”小林诧异:“它救了我这么多次?这是为什么?那它现在还有几条命,要紧吗?”周景云无所谓的搅了搅手中的咖啡:“你放心,所谓猫有九命,这才去了七条,还死不了。顶多就是无法使用人形罢了……你时常喂它点吃的,因果已种,它是报恩而已。”小林一听就急了:“那怎么办呢?那它是不是就白修炼了?哎呀,那点东西算什么,怎么能值它七条命呢?”她真的焦急,周景云却笑了:“不对,是八条命,这小东西偷了我的铃铛,又把你引到我的店里来给我添麻烦,逼我管这闲事,我要她一条命,应该不多……”小林慌忙站起来,颤抖着手把盖着的外套还给周景云:“那……那我不要你救了……我跟爸爸回去,你……你别要她的命!”小白伸出前爪搭在小林的手上:“没事,没事的!小林,反正我也不着急,再慢慢修炼呗。”说着,她叹了口气,低头走到周景云面前蹲坐下,闭上了眼睛。一点微光缓缓从她口中吐出,凝成一颗碧绿的小球,飞到了周景云手中。周景云把玩了一下那颗魂珠,看向小白,表情莫名有一丝温柔,像是想起了久远的往事。良久,他转头对小林笑道:“你确实有意思,自己都小命不保,还本能的担忧那只蠢猫……那蠢猫的魂珠也算漂亮,我要价是高了点……罢了,把手给我。”小林疑惑,却乖乖把手递了过去,这个男人有种让人无法拒绝的力量。

      周景云握住了小林瘦弱的手,某种炙热的疼痛在她手心里绽开,小林看到周景云露出的手腕上一圈黑色的纹饰好像隐隐流动。小林觉得手心里像是有刀在刻,疼的她汗都落下来了。小白在旁边看着吓了一跳:“周先生,你在做什么啊?”说话间周景云松开了小林的手,小林往手心看去,掌纹红彤彤的。周景云抽出手帕仔细擦了擦手:“我给她改了命。小林本就短命,不是你几次逆天而行,她是逃不过的。现在我给她改了命,她可以平安一生了。”小林懵懵懂懂的不懂这意味着什么,小白却清楚:“周先生,这,这可是……”“这是触犯天条。”周景云接口道:“那又如何?天条又能奈我何?”小白张大了嘴,坐等一个惊雷劈到这个嚣张的男人头上。周景云把擦了手的手帕随手丢开,转头望进小林的眼睛里:“离开这里,你会忘记这一切……”小林的眼睛渐渐变得呆滞,像个布娃娃。周景云随口修改着小林的记忆,视线一偏看到了卧在一旁的小白湛蓝的眼珠上似乎有水膜,心念一动,接着说道:“你会忘记这一切,只记得你养过一只叫小白的猫,你很喜欢它,它也很喜欢你……”

      小林呆呆的点点头,转身走出了店门。小白目送她瘦弱的背影,把小脸埋进了爪子里,只感觉到一只脚踢了踢自己,周景云懒散欠扁的声音传来:“去洗毛!再敢在我店里这么脏,我就活煮了你!”小白嗷的叫了一声,去洗澡了。

      小白干干净净出来的时候,周景云正躺在二楼阳台的躺椅上摇摇晃晃假寐。小白走过去,卧在了他的脚边。她把脑袋有气无力的搁在两只搭在一起的前爪上。周景云瞥了她一眼,问道:“怎么?今天被我感动了?”小白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我是被你混乱无逻辑的定价体统震惊了!一会儿三百年修为,一会儿要一颗魂珠,一转眼搭的添头儿居然是逆天改命……”景云笑笑没有答话,阳台上安静了一会儿。小白突然开口说道:“小林接下来就会没事了吧……唉……我有时候真想不通,她那么好的一个人,我一只猫尚且知道要回报她,她遇到的人类怎么就那么狠心呢?”周景云眼睛都懒得睁:“女娲造万物,而后造人。万物虽蒙昧却纯净,人虽得女娲灵气,却脱不掉当初捏土造人时从泥土中带来的“三尸”之气。你们成精,八百年也修炼不出一个心眼,而人类嘛……即使短短几十年,也少不了人性中的贪嗔痴……”良久,小白道:“谢谢你,周先生,我本来以为,你不会管这件事……”周景云眼睛都没有睁开,悠悠说道:“不用谢我,我也不过是一时无聊,才管这个闲事的……”小白道:“没想到你居然给小林改了命……”周景云漫不经心道:“因为她很善良啊……”小白嘟囔着:“我还以为你才不在乎什么善良不善良呢……”周景云闻言睁开了眼睛,漫天的星河映入他的眼帘:“我确实不在乎,因为我不依赖旁人的善良。然而我尊重这种善良,小白,这是上窥天道的根本……”

       漂亮的别墅里,一位中年妇人正在给一个瘦弱的小姑娘梳辫子。小姑娘一身崭新的公主裙有点局促,虽然身体看起来依旧虚弱,脸色却已经好了很多。妇人柔声道:“林林,今后这里就是你的新家,我就是你的新妈妈。不过你要是不愿意,就叫我阿姨就好。你虽然是我和你叔叔收养的女儿,但是我们会把你当做亲生女儿来对待的。你安心养好身体,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就直接跟我说,好不好?”小林点点头,犹豫道:“我……”妇人温柔道:“说吧,林林,你有什么想要的?”“我想要养一只猫……行吗?”“猫?为什么呢?”小林有点恍惚:“我以前好像养过一只叫小白的猫,它救过我的命呢……”

        作者说:有人说,跟宠物在一起久了,都不想再面对人了!动物们,他们并没有人类智商高,所以也就没有人类那样复杂。他们自私并不掩饰,他们的喜怒哀乐也相对简单。你对他好,他就对你好,你对他坏,他就对你坏,最公平的等价交换。他们单纯,有着最简单的善良。而我们,恰恰多么缺少这种简单的善良!因为缺少,才如此渴望!


评论
热度(3)

© 陌悠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