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为写文专用号,希望不会太寂寥~

人间笔记【第二章·九命猫】中

个人原创BG言情小说,欢迎小红心小蓝手小评论~

严禁转载,严禁借用,严禁商用~

人间笔记【第二章·九命猫】上

人间笔记【第二章·九命猫】下

——————————————————————————


      第二天快中午,周景云才不紧不慢的从楼上下来,咖啡店已经开门很久了,勤劳的纸人服务员已经有条不紊的工作了好一会儿了。咖啡店里没有什么人,周景云找了个靠窗的位子坐下,直到服务员给他送来早餐,他还是微眯着眼懒懒散散的。突然想起来什么,他对服务员问道:“那只脏猫呢?”服务员道:“一早上出去了,现在不知道在哪里。”周景云支着脑袋,闭着眼睛往吐司上涂果酱,果酱涂的又薄又平均,仿佛是机器一般。

       中午小白猫准时跑回来,跳上桌子准备吃饭。周景云揪着她的脖子把她拎下来:“一身脏,别上我的桌子!”毒舌的人类,小白猫气愤,却不敢反抗,蹲坐在一边,小心的觑他的神色。周景云抬手打了个响指,一个透明的结界罩在了他和小白猫身上。他开口道:“哎,小白,你去讨饭了吗?怎么总是那么脏?”小白猫尖声叫了一声:“我不叫小白!什么白痴名字啊!”周围坐着的客人们自若的在用餐,仿佛什么都没有听到。周景云食指轻轻点在她额头:“别对我龇牙。”只是简单的一指,出于生物的本能,小白猫不由自主瑟缩着伏低了身子。白毛上都是尘土,周景云优雅的拿起餐巾细细擦了擦自己的手指。小白猫心里气极,却只能老老实实的坐好。

       周景云没再理她,她也没再说话。一会儿,小白猫才扭身准备向厨房跑去。景云漫不经心的在她身后说了句:“今天之内,把我铃铛还回来。她寿命已尽,今日必死,擅用神器,不但无用,按天条还会有所处罚。”他语气平常的像是说“今天把借你的书还给我”一样,小白猫却定住了身形,一只爪子还没有踏下,此刻凝在半空纹丝不动。她吃惊的猫眼瞪的溜圆:“你怎么知道……”“我知道什么?知道是你偷了我的铃铛,还是知道你想救的人今天要死?”小白猫迟疑了下,说:“额……你怎么知道擅用神器会被处罚?好像没有这个规则吧……”

        尴尬了,景云也迟疑了下:“咦,没有吗?这太不严谨了……”他说着,手轻轻朝小白猫挥了一下,小白猫周身浮起一圈白色的光晕,然后“哧”的消散在空气中。旁人不知,小白猫的眼前却清晰的浮现出一排金色的判定:“猫妖擅用神器镇魂铃,依天条判定,夺去修为三百年。”小白猫张大了嘴懵住了,甚至可以看到它粉色的舌头都在口腔中僵住了,三秒过去,八百年——哦不,现在只有五百年了——的猫妖抓狂了:“我靠!天条还带现加的啊!你们神仙完全没有民主立法程序吗?!”

        周景云懒得理她,准备上楼去,小白猫却扑过来拦住他:“你等下!修为失去就失去了吧,但我问问你,为什么说用镇魂铃没有用?镇魂铃不是为凡人锁住魂魄的吗?她魂魄不能离体,为什么会死?”周景云不紧不慢的说道:“谁说镇魂铃是锁住凡人魂魄的?镇魂铃是辟邪镇恶,保护凡人魂魄的而已。”“什么?”小白猫震惊。景云道:“上古时,水神共工与祝融大战,战败不忿,驾黑龙怒触不周山。不周倒,天柱崩,天河之水注入人间,火爁焱而不灭,水浩洋而不息,猛兽食颛民,鸷鸟攫老弱。母神女娲炼五色石以补苍天,断鳌足以立四极,杀黑龙以济冀州,积芦灰以止淫(这居然被算作敏感词,这是淮南子里的好吧。。。)水,是以安定天地。”

        他念完这一段立刻恢复了玩世不恭的语气:“然而女娲那个女人当初多炼了一块石头,若是丢弃在人间,恐它借着机缘成精成妖,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不过好在女娲是人类之母,又身负了补天救世的大功德,那石头本也是为了守护凡人而成,所以天生带了守护凡人的灵气。我便想将它锻造成铃,取辟邪镇恶,护人魂魄之意。当时我有急用,也是为了救人,女娲也便不小气,就把这块石头给我了。”

        小白猫更加吃惊:“镇魂铃是你做的?”景云点点头:“做了很久了……镇魂铃重如泰山,除非有我的允准,否则等闲者是拿不动它的。你昨日是设计沾了我的血,才能突破封印,盗走镇魂铃的吧……盯着我这家小店多久了?难为你有眼力,竟然认得这个小铃铛……”小白猫一动不动,不像是被揭穿后的惧怕,更像是信息量太大而导致死机了。景云却也懒得再说,只道:“好了,科普完了,你今天记得把铃铛还回来……”说完就想走,小白猫却突然开口。她蓝宝石一样的猫眼上似乎有了一层水膜,小小的身体有轻微的抖动,黯然问道:“镇魂铃不能保命吗?那你当初做它,是救了谁的命呢?”景云没有立刻开口,似笑非笑的看着小白猫,良久才悠悠道:“镇魂铃护凡人魂魄不受邪恶侵犯,它可以镇凡人之魂以护内,自然也可以镇邪恶之气以护外……我那时救的,是整个人间的命……”

       救……整个人间?!小白猫惊诧:这镇魂铃最初所镇住的,究竟是个什么东西?!现在重点不是这个,周景云耐心耗尽,第三次准备上楼了。虽然这个男人的来历相当震撼,小白猫还是不知死活的扑上去抓住他的裤脚:“等等!周先生!”周景云低头看了看爪子挂在自己裤管上的一团白,皱眉道:“还要干嘛?不要挑战我的耐心和善心,我这两项都相当薄弱……”小白猫在他面前恭敬的低下了头诚服:“周先生,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人,但是我知道你有这样的能力。请你帮帮我,我愿付出任何代价,毕生诚服于你,唯你之命是从。”周景云没说话,只是斜睨着她。小白猫继续说道:“我知道,你大概不在乎是不是多我一个仆从……不过请你先听我说一下,再决定。”夏日无聊,反正无事,周景云百无聊赖的点点头,重新坐下,就当消食了。


评论
热度(3)

© 陌悠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