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为写文专用号,希望不会太寂寥~

人间笔记【第一章·人间界】下

      

个人原创BG言情小说,欢迎小红心小蓝手小评论~

严禁转载,严禁借用,严禁商用~

人间笔记【第一章·人间界】上

人间笔记【第二章·九命猫】上

——————————————————————————


       安歌收拾完东西已经很累了,匆匆洗了澡就上床睡觉。对面床位的姑娘叫小优还在收拾,手机里轻声放着一首优美的歌曲。小优可能是个古风迷,放的曲调很是空灵好听,安歌没一会儿就在歌声中睡着了。

       新住所的第一个梦并不愉快,安歌很快就知道,她又做那个怪梦了。梦中的自己躺在一片大湖上摇晃,周围很冷,她能听到呼啸的寒风,湛蓝的湖水像是透明果冻一样。然后她看到一片绯色的刀影劈向自己,这次她终于似乎看清了一点刀影后的人,是一个金色的身影,旁边还有一个人。梦中的安歌随着刀影心猛的一沉,她知道自己又魇住了,于是很有经验的放松自己,试着从脚趾开始一点一点动,这个梦她做过很多次了。

       不过今天的梦似乎有点不同,被刀劈过的自己好像飞上了天,从空中俯瞰大地非常美,非常自由。安歌飞着,却感到好像被什么吸引着。还没等她看到梦中的自己究竟追求的是什么,苍茫的大地却好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大片的森林草原迅速的枯萎死去,只留下一根根指向天际的焦黑的枝干。大地变成了赤红色,一块块龟裂开来,不知道从哪个缝隙涌上来一团金红的火,瞬间烧过整个大陆,无数的生物被火舌舔进,立刻化为微茫的蒸汽。浩淼大洋上有腾蛟拱卫巨龙而出,浪高百丈而冲天,不知向何处飞去,竟有黑色巨蛇与其缠斗于空中。安歌正要细看,突然胸口一阵剧痛。那种感觉,似乎是被谁掏走了心脏,安歌跌俯在云端。梦里的景象突然非常模糊,安歌只在惊醒坐起之前,看到最后一幕是一个背对着自己的人影。

       夜很深了,这是人们睡的最沉的时候,安歌轻轻起身擦了擦脸上的冷汗,喝了一杯水。窗棱上原本停着一只黑色的小鸟,似乎是被安歌吓着了,扑棱了翅膀飞走了。

       如墨的黑夜里,小咖啡馆的门自动打开了,一个穿着纯黑色斗篷手拿一本厚书的人缓慢走进了咖啡馆,门口的风铃被门撞到了,却没有发出丝毫声响。来人在门口迟疑的一下,扬声道:“不知尊驾何人?用这上古秘术“驭神结”将小神唤来,有什么事?”他声音很美,像是钟磬,有一点悠远和迷蒙。话音刚落,咖啡馆的灯突然一下全部打开了,亮如白昼。斗篷男定睛看向坐在对面的男人,待看清了,他立刻除下帷帽,露出银白的头发和布满皱纹的脸,颤巍巍跪下俯身:“见过周先生。”周景云并没有请他起身,他的椅子扶手上停着一只黑色的小鸟,他随意的伸手抚了抚小鸟的羽毛,那小鸟仰着脖子抖了抖细羽,化成了一只黑色的纸鹤,落在他的手心。

       周景云收起了纸鹤,这才对跪地的老人说道:“她今天又做那个梦了,而且梦到的似乎更多了。我并不想与你为难,但我很难办啊,织梦者。”织梦者是随着人类的出现而出现的神,虽然位低,却几乎是最苍老的神之一,他很是为难的道:“周先生,你也知道,她的梦本就不归小神织,小神就算日日强行织了梦塞进去,也必须看运气……周先生,小神确实无能为力啊……恐怕,还是要靠先生的那个东西……”周景云沉吟了良久,终于对织梦者说道:“罢了,你先回去吧……”织梦者闻言松了一口气,站了起来,犹豫了一下还是道:“周先生,小神多嘴一句,她现在梦到的更多了,这恐怕不是一个好兆头……”周景云已经转身往咖啡馆二楼走去了,织梦者只听到一句话远远飘下来:“她从来都不是一个好兆头……织梦者,你不用担心,只管尽力就好!”

       XC的同学们陆续发现,街对面的小咖啡馆重新装修,换了个新名字,叫“人间”。小咖啡馆装修的雅致非常,招牌上“人间”二字不是一般那种电脑打印出来的字体,不知是谁手写的字体雕刻出来的。咖啡馆一楼有吧台、有卡座、甚至还有个摆着钢琴的小舞台,提供各种咖啡酒类和饮料,还有点心西餐。二楼是老板和员工住的地方,不让客人进去。老板时常坐在二楼阳台的躺椅上,巨大的绿色盆栽摆满小小的阳台,像个微缩的雨林,翠绿欲滴。阳光透过绿叶的缝隙落在他脸上,旁边小几上一杯咖啡缓缓冒着热气。人间咖啡屋的大门框上挂着一串雅致的风铃,每当有客人推开咖啡屋的门,那串风铃都会发出一阵清脆的声音。

       那天周景云端着一杯咖啡站在二楼楼梯口,看到安歌和女同学推门进来,听到的就是这样一阵清脆的风铃声。周景云看着她们坐下,看着她们点单,看着她们彼此谈笑,看着安歌端起青瓷的杯子,喝下那杯冒着袅袅热气的清香的茶……

        你好!安歌…… 


评论
热度(3)

© 陌悠悠 | Powered by LOFTER